明星开发者梦碎苹果应用商店 投诉苹果管控虚假评论不力

文章正文
2021-03-24 19:13

[摘要]iOS应用开发者开始对苹果公司提起诉讼。在诉讼中,埃莱夫里奥指控苹果公司存在欺诈行为、虚假广告、不公平竞争、玩忽职守以及未能诚信经营。

腾讯科技讯 3月24日消息,iOS应用开发者科斯塔·埃莱夫里奥(Kosta Eleftheriou)日前对苹果提起诉讼。与Epic Games等开发者抱怨苹果应用商店收入分成不合理不同,埃莱夫里奥投诉苹果应用商店中很多应用虚假评论泛滥,而苹果做得不多,对用户利益的影响更大。

埃莱夫里奥表示,有一种简单的方法可以检查iPhone应用程序是否存在欺诈。

首先是要忽略那些应用的平均星级和推荐评论,埃莱夫里乌说这些内容很容易被人为夸大。相反,应该查看的是完整书面评论列表,按“最近”对它们进行排序并逐一检索。其中真正能说明应用存在问题的是那些一星评价。如果发现用户抱怨天价的应用内部购买价格或应用功能不像宣传的那样有效时,那么这款应用可能比星级评分要糟糕得多。

“你必须确保自己做了一点工作,” 埃莱夫里乌说。“你想调查一下。”

最近几个月,埃莱夫里乌自己对苹果应用商店进行了大量调查。埃莱夫里奥开发了一款名为FlickType的热门键盘应用,但他在苹果应用商店中发现一款模仿自己应用的劣质产品每年向用户收取数百美元的订费后,因此发起了一场针对应用商店欺诈行为的运动。埃莱夫里奥经常会标记那些很可能购买了虚假评论、并诱使用户花钱的应用,他还指责苹果在阻止这些应用方面做得不够。

埃莱夫里奥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发布帖子称,“如何在5分钟内在苹果应用商店中找到哪些每年需要支付500万美元的骗局?”

现在,埃莱夫里奥又开始对苹果公司提起诉讼。在诉讼中,埃莱夫里奥指控苹果公司存在欺诈行为、虚假广告、不公平竞争、玩忽职守以及未能诚信经营。在诉状中,埃莱夫里奥援引自己与苹果公司打交道的经历。他声称苹果公司曾讨论过购买他的FlickType应用,但后来却对他在应用商店发布该应用设置了障碍,而且公司未能阻止“几乎根本无法使用的”模仿产品。

图示:埃莱夫里奥为苹果手表开发的FlickType虚拟键盘应用

诉讼说,埃莱夫里奥正在为苹果行为所造成的营收损失寻求赔偿。但在一次采访中,他表示,他也希望有更大的变化,如果不是来自苹果自己,那就是来自监管机构。

“我们一刻也不应该接受这种生活方式,苹果应用商店不能只有我们无法信任的假评级和假评论,” 埃莱夫里奥说。“其实没必要这样。”

曾经的梦想

埃莱夫里奥一度认为,任何诚实的开发者都可以在苹果应用商店获得成功,但最终却因为不道德的开发者层出不穷而不再抱有幻想。

埃莱夫里奥来自希腊,2008年iPhone应用商店上线时居住在伦敦。在尝试了几款游戏后,埃莱夫里奥开发出一款名为iSteam的热门应用,能够让iPhone屏幕充满用户可以擦去的假蒸汽。这款售价仅0.99美元的应用程序为埃莱夫里奥和他的合作开发者带来了超过10万美元的收入,并说服他预订了一张去旧金山的单程机票,成为一名全职应用程序开发者。

他说:“我立刻就迷上了整个平台。”

不久之后,埃莱夫里奥就着迷于开发更好的触控屏键盘,就像他早期喜欢按苹果的按钮一样。2010年,他开发出一款名为BlindType的原型应用,似乎可以自动纠正最严重的拼写错误。虽然苹果当时不支持第三方键盘,但他仍计划发布iOS版的BlindType应用,“藉此向苹果施压,让他们最终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但BlindType从未实现这个计划,因为谷歌在当年晚些时候收购了这款应用。

在谷歌工作了一年之后,埃莱夫里奥想的仍然是虚拟键盘,因此他与人合作开发了一款名为Fleksy的新应用,专注于为视力受损的用户提供手势输入服务。这款应用非常成功,开发者将其推成一款主流产品,并为其筹集到3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

埃莱夫里奥再一次忍不住给苹果公司施加了一点压力。早在iOS系统正式支持第三方键盘之前,他就允许个别应用使用Fleksy虚拟键盘来代替iPhone默认键盘。不过,尽管Fleksy最初取得了成功,但埃莱夫里奥表示这款应用最终无法满足投资者的增长预期。2016年,Pinterest收购了Fleksy开发团队。

不过埃莱夫里奥在Pinterest只待了一年左右,创业的想法就再次袭来。他有了再开发一款键盘应用的想法,不过这次针对的是苹果手表。埃莱夫里奥不满意苹果手表的文本输入选项,包括其中的语音听写、固定搭配和“涂鸦”功能。他认为自己可以做得更好。

“我总觉得有一种更好的方法。所以根据经验,我决定离开Pinterest,拿一大笔报酬去启动这项技术的开发工作,”埃莱夫里奥说。

这就是他与苹果公司开始产生问题的时候。

来自苹果应用商店的障碍

埃莱夫里奥对苹果提起的诉讼描述了将FlickType应用到苹果手表上的一系列努力。据称,苹果应用商店最初以订阅模式为由拒绝这款应用,而埃莱夫里奥为了让FlickType应用上架而放弃了订阅模式。苹果随后让这款应用程序进入应用商店,但后来改变主意并删除了它,声称应用商店不允许独立的键盘应用程序存在。

尽管埃莱夫里奥上诉成功,指出应用商店中已经存在与苹果手表有竞争关系的键盘应用程序。但他还是花了大约一年的时间试图让一个独立的FlickType应用进入商店。苹果的理由是,“单独的键盘应用不适合”苹果手表。

尽管埃莱夫里奥的诉讼没有说明苹果曾提出收购要约。但诉状声称,苹果一度希望埃莱夫里奥“放弃”上线FlickType,并以较低的价格出售这项技术。

埃莱夫里奥说,这种情况让他感到无能为力。他表示,当苹果拒绝一款应用时,其决定会出现在苹果开发者门户网站的“解决中心”中,而不是通过电子邮件通知开发者。如果开发者发布一个新版应用程序,苹果会删除之前所有拒绝应用的消息。埃莱夫里奥说,这个机制再加上苹果不时通过电话解决问题的方式,意味着开发者通常没有可以用来支持他们诉讼主张的书面记录。

他说:“所有这些行为都让苹果把自己置于一个完全可以滥用影响力的位置,本质上让你对说出真相有所顾忌。”

挖掘应用商店的骗局

所有这些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埃莱夫里奥在应用开发者和苹果之间的竞争中成为一个独特的公众形象。与涉及Epic Games、Spotify、Match Group和Basecamp的纠纷不同,埃莱夫里奥的投诉与苹果应用商店收入分成无关。相反,这起诉讼针对的是不诚实的应用程序,更贴近用户利益。

尽管苹果放慢了FlickType应用上线的速度,但埃莱夫里奥认为,自己在开发键盘应用程序方面的经验将使产品比模仿者领先很多。他没有预料到的是,这些竞争对手会简单开发几乎没有功能的模仿品,并利用虚假评论致富。

在今年1月下旬发布的帖子中,埃莱夫里奥记录了一款名为KeyWatch的键盘应用程序如何承诺给苹果手表提供类似于FlickType的打字体验,甚至在投放到Facebook和Instagram的广告中窃取了埃莱夫里奥自家产品宣传视频中的片段。埃莱夫里奥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写道,事实上这款应用“几乎无法使用”,并要求用户在安装后立即支付每周8美元的费用。相比之下,FlickType是免费使用的,使用手势打字和表情符号等高级功能需要一次性支付10美元的费用。

尽管价格很高,但KeyWatch在苹果应用商店中似乎获得了不错的评价。直到埃莱夫里奥深入挖掘,发现几条一星评价称这款应用是骗局时,投诉才浮出水面。埃莱夫里奥还发现了这款应用的一些五星评论有重复措辞,或者描述了不存在的、甚至是无意义的功能。

与此同时,FlickType在苹果应用商店中的评分仅为3.4。埃莱夫里奥说,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苹果手表使用的局限性。因为这种虚拟键盘不能在整个苹果手表系统范围内使用,他收到了很多来自实际用户的抱怨,他们希望FlickType键盘能在任何接受文本输入的应用程序中使用。

埃莱夫里奥说:“我的生意受到了骗子困扰,我无法与他们竞争。”“只有当我也购买虚假评论、刷评级,我才能与他们竞争,但我不愿意与他们为伍。”

埃莱夫里奥表示,当应用开发者觉得自己被剽窃时,他们几乎没有任何追索权。他表示,苹果解决方案是建立一个调解程序,每个开发者都提出自己的理由,然后苹果会决定删除任何侵权内容。

尽管如此,埃莱夫里奥还是惊讶发现,KeyWatch开发者实际上并没有因为骗局存在而受到任何惩罚。但埃莱夫里奥将FlickType应用公之于众,并引起关注后,似乎改变了一些事情。不久之后,苹果下架了KeyWatch应用程序。

埃莱夫里奥说:“这并不是我真正想做的,但我只是觉得我别无选择。”

自这起事件发生后,埃莱夫里奥就成了挖掘苹果应用商店中虚假评论的焦点人物。他已经收到了来自其他应用开发者的“数十条”投诉,以及来自用户的“数百条”投诉。很多评分高达4.5星以上、收取高额使用费用的应用都遭到用户抱怨;Quora还有公开讨论如何购买虚假评论。

在埃莱夫里奥看来,所有这些问题都表明苹果对此漠不关心。撇开实际的法律意义不谈,他诉讼中最引人注目的部分是苹果未能兑现承诺,没能为用户提供一个“安全可信的地方”下载应用程序。苹果应用商店没有让用户要求退款的机制,甚至也没有让用户报告可疑应用的方式。正如他亲眼所见,有些骗局持续了数年时间,直到有人公开揭发才结束。

“作为一个无法访问苹果内部数据的开发者,如果我都能这么容易地找到这些应用,……这恰恰表明了他们有多么失败。”(腾讯科技审校/皎晗)

文章评论